{page.title}

芬芳“蝴蝶兰”绽放艺术的花样

发表时间:2019-09-11

  今晚六合开奖结果春风秋月,夏花冬雪,四时风物又一轮。转眼间,修葺一新的上海东方艺术中心,在2019年再度舒展了它那独一无二的、“蝴蝶兰”状的优雅仪态。

  7月11日,东艺公布2019/20新演出季共109台158场全年豪华演出阵容,闻讯赶到的媒体们,无一不惊艳于场馆内别致的布置——二楼正厅中央,俞挺特别设计的互动装置“LALA LAND”,以模拟声波的造型寓意东道主的经营理念;发布会现场,四周环绕着年度最佳演出推介,其形式明显是在致敬古典油画的陈列艺术;抬头,吕其明《红旗颂》透明乐谱竟悬浮在空中,薄如蝉翼,摇摇曳曳,灯光映照下莹莹生辉……

  8月13日,东艺原创话剧“弄堂”系列之一《金家花园》亦掀开了面纱的一角。午后突如其来的大雨,并未能阻挠人们的脚步,事实证明,东艺没有辜负来访者的热情期待——八仙桌、长板凳、竹箩,跳房子的图案、卖花的姑娘、等待主人放下的手提箱……一场新闻发布会,居然开启了穿越的通道,“老底子辰光”的暖暖气息柔柔地迎面扑来,却精准击中上海人内心深处某个千珍万惜的角落。

  匠心慧思,玲珑剔透。这一切的幕后最大推手,当系东艺总经理雷雯。依旧是一袭简洁得体的长裙,依旧是爽朗明亮的笑声,《新民周刊》记者在与这位女掌门促膝长谈之时,能强烈感受到,“东方花园”里,雷雯正用自己的实力与信仰,谱写一出精彩的、真正的“大女主戏”。

  雷雯:2019/20演出季,东艺首次重磅推出以“艺展合一”为理念的系列展览,发布会上的四个展览是年度系列的开端。在未来,东艺将逐步策划各类画展、雕塑展、摄影展等等,以此打造愈加多元化的艺术平台。

  我们去年大修过,硬件方面再次提升;但是,光盯着改善硬件显然是不够的,如今更要在软件上大做文章,而这其中很重要的一环,便是“剧院美学”。原来,东艺通过引进诸多“美”的项目,让观众沉浸、交流、互鉴、学习,现在,观众的诉求恐怕不再是单纯看一部剧、听一场音乐会就可满足的了,因此,如何增加他们的逗留时间,增加他们的新鲜感、忠诚度,是我一直强调的。在此层面而言,方法有二,一是继续保持我们优质内容的提供,继续保持剧院软实力的广度深度;二是大力发掘其它艺术板块的能量补给,让受众获取更多享受,来得更频——从这个角度考虑,东艺去年其实就已经萌发了“艺展合一”的idea。

  我们开始走出自己擅长的“舒适区”,迎接新挑战。像品牌部作为“艺展合一”的落实部门,专门增加了负责设计事宜的人员名额。大家原先或许只须把关项目即可,缺乏拓宽界限的经验,但做着做着,感觉来了,对如何调高站位、从全局出发管理剧院品牌更有认识。今年6月,我们“艺展合一”的第一单问世,携手战略合作伙伴中央芭蕾舞团推出“芭蕾在中国”主题展,以实物和图片集中展示自20世纪50年代至今,中国芭蕾从萌芽到发展的历程,包括《红色娘子军》《天鹅湖》的六套演出服饰,反响不错,也点了中芭建团60周年、新中国成立70周年的题。

  作为艺术殿堂,我们必须服务美学。我再补充个例子,今年东艺或引进一家新的咖啡馆,和对方接洽的时候,我突出了一点:在这里,若就奔着“挣钱”横冲直撞,事实上没出路。店是不是开成,首先得看理念是不是一致,对艺术的观感是不是相通,能不能融入东艺的审美体系。

  《新民周刊》:目前外界反馈东艺“艺展合一”的设计新颖、时尚,接下来的展览,会主要聚焦什么元素?能剧透吗?

  雷雯:比如我们很快就要做上海风情的展览了。我们的原创话剧《金家花园》即将与观众见面,届时配合“上海弄堂展”,岂不两全其美嘛。弄堂是独特的、属于上海的建筑形制,而我们这个展览,致力于诠释建筑里的人和这座城市之间的关联,诠释历史的质感。此外,《金家花园》两位女主角经历的半世纪跌宕起伏,更串起了海派服饰展、年代金曲展,包罗万象。总之,钟情老上海的朋友们,覅错过。

  《新民周刊》:两场发布会,邀俞挺设计“LALA LAND”、让精彩剧目高悬半空;工作人员送来一枝似有余香的玫瑰,背景音乐悠悠传来一咏三叹的上海老歌……我觉得,这点“小心思”怕是唯有女boss才具备的,很难想象钢铁直男能搞出这些花样经。艺术不分国界,但艺术分不分男女?非高下之分,乃思维之分。

  雷雯:分男女吧。(笑)女性相对更细腻、服务意识更强、也更有韧性。不过我自己对艺术的理解是趋于“中性”的,作为剧院掌门人,爱艺术是身上感性的部分,做好运营管理是身上理性的部分。现在沪上几个知名剧院的老总,大部分都是女性,希望大家一起努力,让上海的文化艺术更加姹紫嫣红。

  《新民周刊》:今年东艺还亮出了“绝代风华女性音乐家超强阵容”,古典乐坛超级明星或悉数出场?

  雷雯:我们有让指挥帝王卡拉扬“冲冠一怒为红颜”的单簧管女王萨宾·梅耶、有国际一流的美女小提琴家莎拉·张、宓多里、珍妮·杨森;还有妙声天籁安吉拉·乔治乌、克里斯汀·奥博莱斯、“中国夜莺”黄英……另外,女神卡拉斯去世40多年后,东艺将借助全息技术助其“复活”,让她最具代表性的那些歌剧唱段重现舞台,名副其实的“绝代风华”!

  我们热爱这片土地,爱它的热情,爱它的隽永,爱它的真实,因为,这里是上海。

  《新民周刊》:《金家花园》的编剧洪靖惠说,剧本已经改了5稿了,希望观众在看完全剧后,认可这是一部上海味道正宗的、由懂上海的上海人献给这座城市的佳作。东艺首度参与原创剧目的制作,第一部戏,为什么一定要凸显“海派”?

  雷雯:上海是万花筒,每一个人都有“自己的上海”。我爱上海,这是我依恋的土地,我想将她的魅力和韵味展现在世人眼前,让更多人爱上她。东艺首部原创话剧,我希望能够告诉大家,真正的上海女人是什么样的。从《金家花园》的创意,到找编导、演员,交流研讨,再到推广营销,我全程参与。

  自从决定做原创后,看了蛮多脚本的,可惜大多不太靠谱,我开始焦虑。今年春节前后,因为肺炎一直打吊针,然后记得那天还下着大雪,但我从华东医院出来,就急着和文联的一帮老法师碰头了——求才若渴啊,我恳请老法师们帮忙开名单,推荐好编剧、好团队。

  坦白讲,我之前也看过《上海的金枝玉叶》一类的书,可高门名媛落魄前的那些珠围翠绕、争奇斗妍啊我真不在乎,我只在乎她们骨子里的高贵不能缺位,上海女性的腔调不能缺位。此外,还有一些传统的上海女性所具有的隐忍、质朴、善良的美德,也是我希望剧本能呈现出来的。一句话,上海有热情的红玫瑰,也有隽永的白兰花。东艺这部原创话剧,创作态度很严肃——学院派的严肃,我们追求的是口碑,追求的是市场的肯定,让它走得更远。

  《金家花园》不是那种悬在半空的“外人想象里的上海”,它是真实的、非常细节的、人物有缺陷却栩栩如生的上海。在保利剧院体系里,东艺敢于第一个吃螃蟹,做先行者。将来,我们做原创,会铺得更开,不局限于海派题材,不局限于话剧。

  《新民周刊》:介入原创,调整“航向”,不断向演艺产业链的上游拓展延伸,是大势所趋吗?

  雷雯:将来的一个趋势,就是版权竞争、院团竞争。那么版权竞争实际上是剧目的竞争,为何不试水“私人订制”呢?在保利剧院体系里,东艺率先进入原创体系,既控制了成本,也在节目上掌握更多话语权。我们要争取成为一个歌剧、戏曲的制作基地,体现东艺的艺术观、价值观,实现东艺的品牌输出。

  一直以来,东艺都很得益于保利的支持、得益于上海这座城市的支持。所以第一部戏挑了海派题材,也是对今年新中国成立70周年、明年浦东开发开放30年的致意——而且,明年我们计划进行保利剧院的院线巡演,将海派文化带向长三角乃至全国,身体力行地践行长三角一体化战略。从“东方质造”到“东方制造”,我们摸着石头过河,探索行业规律,坚持用精品反哺城市、回馈社会。

  秉持“东方质造”的理念,逐步将“剧院”升级为“平台”,因为,求变求新、永无定势的初心。

  《新民周刊》:反哺城市、回馈社会,东艺还将推出“东方城市之光”“青年中国说”,还将承接浦东艺术节?

  雷雯:一直以来,浦东新区、陆家嘴金融城都对东艺鼎力支持,我们一同为建设陆家嘴文化共荣圈而努力着。今年,东艺已联手自贸区陆家嘴管理局、陆家嘴金融城发展局,推出两档高端艺术脱口秀《东方城市之光》《青年中国说》。前者重“有趣的灵魂”,邀不同行业的民族精神传承者及城市文化传播者,讲述对社会和城市发展的观察与思考,首期嘉宾是姚谦和林海。后者重“有趣的人和有趣的事”,主要针对95后,邀不同领域崭露头角的青年代表,以青年视角讲述未来愿景和使命担当,完成对国家和社会的正面解读。7月份,《这!就是街舞》的总导演陆伟带着街舞红人叶音、叶正过来分享了他们的追梦心声。第一财经新一线城市研究所的研究数据显示,过去一年,在上海所有艺术场馆里,东艺是艺术活动频次最高的;今年又一口气推出两档脱口秀,也表明了我们多元化发展的决心。

  事实上,我们的艺术教育部持续发力,《东方城市之光》《青年中国说》之外,今年还落实了少儿合唱团、音乐剧班、古琴班、芭蕾舞团这四个项目。开班不是拍脑袋的决定,而是以充分梳理和调动东艺的优质资源为前提,我们的战略合作单位,比如俄罗斯圣彼得堡艾夫曼芭蕾舞团、捷克国家芭蕾舞团、丹麦皇家芭蕾舞团等等,大咖云集,近水楼台,天然良师……

  东艺以前做会员制,做的是“一个人”,可开了班、有了学员,爸妈加孩子,起码三个人都能成为“东艺family” 的成员了!关于增加会员黏合度,我们是想方设法,最近还准备为会员(其中包括不少新上海人)开沪语班,沪语是海派文化最重要的载体之一,东艺要培养“守护者”,从语言开始守护故乡。

  承接浦东艺术节,东艺首先需要的是转换身份——从前是甲方,这次要变成服务商,联动数家浦东的剧院,全力满足政府的诉求,通过这种大型活动展示东艺的可作为性。

  《新民周刊》:近年来,东艺秉持“东方质造”的理念,以多元化、年轻化、品牌化的发展战略,逐步将“剧院”升级为“平台”。上述种种,皆是对这份初心的诠释,那么对将来的路怎么走,您还有怎样的理解与想法?

  雷雯:眼下所有的竞争,是一个大艺术空间穹顶之下的竞争。所以,视野要宽,心胸要广,格局要大。别把自己束缚在剧院间互抢项目上,别逞一腔“孤勇”,既然我的名字叫“艺术中心”,那就应该汇聚场内/外、线上/下,各种艺术形式,都可以吸引到东艺来。

  “听交响,到东方”“东方名家名剧月”“东方市民音乐会”等是我们已经摘下的荣耀果实,但摘下这些果实之后,新的方向在哪里?为应对目前的竞争态势,东艺一是通过签约制绑定名家名团如维也纳爱乐乐团、费城交响乐团、云门舞集者为战略合作伙伴,二是主动提前介入创新性、实验性、跨界性项目探究市场蓝海。实践已证明,我们的朗诵类节目和沉浸式电影音乐会反响较好,如今年上半年,保加利亚爱乐乐团带来的电影交响音乐会《星球大战·新希望》不仅常规门票火速售罄,加座也是一票难求。

  面对上海建设“亚洲演艺之都”、浦西已整合“演艺大世界”的新局面,东艺立足浦东,自当紧跟时代发展,拿出我们自个儿的方案。我在做了“艺展合一”、提倡剧院美学、拎原创搞拓展后,发现上海好多老牌高端剧院也都在类似概念上发力了。新剧院摩拳擦掌,老剧院重新出发,上海百花齐放,最终共同目标是让观众受益。

  明年,东艺将迎来15周年庆典,我们总得拿出些现象级的东西来。我是一把手,责无旁贷,要对市场负责,对董事会负责,对员工负责;当然,靠我一个人冲在前头也是不行的,中层干部也必须自我提升、有所作为,我欢迎一切有才能的人在东艺发光发热。


正版挂牌| 香港挂牌| 香港最快开奖现场直播| www.940871.com| 今晚开什么特马几号| www.99323.com| www.797555.com| 六开彩一点红| 四海图库总站| 平码三中三| bw8686.com| 精准一肖中特|