{page.title}

半月谈评论:“土政策”不能唱反调、变调、小

发表时间:2019-02-28

——“唱变调”。太明显的“反调”不好唱,一些“土政策”寻求变通,玩起了变身术。比喻,为了尺度地方举债行动,国家政策请求金融机构为融资平台公司等企业供应融资时,不得接受处所政府及其所属部分以担保函、承诺函、安慰函等任何情势供给担保。但有的地方政府通过签订融资、投资跟重点名目建设工作目标任务状,配以年度绩效考核等“土政策”,要求融资平台为政府融资。实际上是违规举债,不过形式更暗藏。

——“唱小调”。有一些政策完整从部门利益出发,“什么山头唱什么歌”。去年,一家物流公司负责人对半月谈记者说,国务院相干文件明白规定逐步取消道路货运站场经营许可,交通部门已停止办理站场容许证。但有的行政执法部门说不收到相关文件,依然要求办理站场允许证,没有办理的企业要受到处罚。该企业负责人认为,国家政策的大方向是简政放权,推动物流业降本增效。但有的部门仍以不接到上面政策为借口,以内部文件来应付,或者决定性、打折扣实行,让企业叫苦不迭。

半月谈记者梳理发现,“土政策”可能演绎出多少种主要类型,有的已经探入违规或者灰色地带。

——“唱反调”。国务院曾清楚恳求各地方政府全面清算、废除妨害环境监管执法的“土政策”,但一些地方为追求一时经济增添而不愿清理,甚至还“革故鼎新”。半月谈记者此前在中部某地采访时,地方党委政府发文,要求履行涉企首违免罚制、涉企略微遵法举动整改制、下限处罚制;邻近某县则出台所谓的“重点企业挂牌保护制度”,限度环保等局部执法检讨,提出对检查中发明的问题,重在促进整改,准则上首次不予处分。这些“土政策”为环境沾染开了绿灯,违背了核心的大政方针。

半月谈记者行走基层,时常看到一些地方的做法与国度政策不完全合乎,“各吹各的号,各唱各的调”;时常听到一些基层干部说,“这是咱们的土办法”。这些“土政策”到底是就地取材,还是权力任性,并不是一道简单的是非题。